在这部戏里面我看到了两样东西,一是爱情,另一个就是金钱。这两者在表面上看来关系是那么的紧密,大多数人认为有了钱,那么爱情就会自然的到来,这个观点我曾一度表示同意。但是资本家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包括牺牲爱情,这就是那些大家族的联姻。为的是巩固已有利益,让真想留在尽可能少的人群里面。爱情在面对金钱的时候是那么的脆弱,至少刚萌芽的却是很脆弱。爱情是人性种的一种独有的属性,是一种可以超越生命的东西。在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虽然活着不是一件难事,但却不知道希望是什么。

    如果以彩票为线索,这部剧我觉得可以分为两段。以兑奖的最后期限为分界线,之前是金钱当道,之后是爱情为主。我说爱情在刚萌芽的时候很脆弱,从马进划木筏回去兑奖只带了小兴就可以看出来,马进将虽然跟姗姗表白了,但是也没有要带走她的意思,只说了会回来接她。而后来被迫返回来了,马进依旧将彩票当成希望,期间与姗姗的沟通也非常的少。后来兑奖的日期过了,彩票这个希望没有了,马进想起了权利,以小兴的专业技术做了发电机,让一群浑浑噩噩的人看到了希望。马进与小兴通过一些手段统治了岛上的人,然后又想起了爱情,开始与姗姗谈情说爱,这个时候爱情开始茁壮成长,当然权欲迷人眼啊,马进与小兴开始膨胀了。当他们与小王发现有船经过的时候,马进知道梦该醒了。小兴是一个完全沉浸在权欲带来的快感中,根本无法醒来,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小兴选择性失忆的原因。马进内心开始挣扎,害怕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姗姗的离去,害怕回去后又变成了一条没有希望的咸鱼,但是也希望对与姗姗之间的爱情保留忠诚,这个时候小兴的蛊惑让他继续留在了梦中。但是在姗姗鼓起勇气向他表达了爱意的时候,他崩溃了,但是他也醒了。直到后来所有人得救,只有姗姗留下来等他的时候,他明白是爱情拯救了全岛得人,也是爱情拯救了他。这个过程中虽然没有展现所有人都离开,姗姗留下的剧情,但是我想姗姗当时一定很坚决,但我也相信有人劝她也有人只顾自己离开。因为姗姗想要的爱情就是真实,所以到最后一切的真假都变得模糊,知道真相的人要么疯了,要么不想公开。马进给了她真实,让她找到真正的爱情。我想真正的爱情就是给对方真正想要的,或者陪对方找到想要的过程吧。

    剧中其实还有另一条线,那就是人性的需求层次。整部剧展现了三个层次:生存、生活、梦想。最早小王带领大家找山洞,然后分工合作,却是让大家活下来了,然后就出现了部分人不劳作,也出现了部落首领拥有优先交配权的事件,里面人开始产生了怨言。这个时候生存问题解决了,大家就开始想着过得更好了,王的暴政让岛上人开始分化,张总暗自找到了一个好地方,里面以后现代化生活的一切东西,最重要的是有油,可以产生东西然后带领大家回到原来的世界。所以一部分人跟着他形成了第二个群体,这个部落里出现了简单的经济体系,让大家的劳作可以量化,让群体看起来公平起来。但后来张总自己也说了规则是他订的,到底该怎么运行也是他说了算,也表明这个群里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公平。第三个层次是梦想,也可是说是欲望。小兴的技术在这个岛上可以说是绝对超前的科技,他制作了发电机,点亮了破船,也点亮了岛上人心中的欲望。岛上人都已经相信他们是这次陨石事件唯一的幸存群体,这时的发电机让他们看到了开辟新时代的希望。就是这个看似伟大的事情,让一群心中有欲望的人跟着他们推翻了已有的两个群体。但是从后来的情况看来,这些人只不过是从一个权力中心过渡到了另一个权力中心,但是生活一天天变得更好让这一群人差不多忘记了当时的梦想,又开始浑浑噩噩了。以至于后来真的船来了,都不愿意醒来,不只是当局的权力中心不愿意醒来,被统治的人群也不愿醒来。从剧中就可以看出任何统治阶级都是不愿意民众觉醒的,所以需要编织一个有一个梦想来愚民。

    我不愿意想太多了关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事儿,因为即使我觉醒也会认为是成疯子被排斥在外。我更愿思考人性的问题,也就是剧中爱情与金钱的关系。爱情终究是超脱一切的,也可以说人性终究超脱一切的,金钱终究是外物。金钱可以为爱情增添色彩,终究还是不能代替爱情。现在社会中爱情变得无比奢侈,那是因为所有人都被快速发展的经济与日益固化的阶级奴役,根本没有精力来思考与追寻爱情。我想我们可以好好思考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以至于不让自己临终的时候才发现一辈子只有那一堆属于别人的数字,而没有一件真正属于自己的回忆。

    ————2018/10/02于成都

    ——————————————————————————
    行路不知花开处,蓦然回首芷兰香。